Epoch

茶事

茶事

 

 

 

茶叶繁茂丝,只寻一味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 

  小时候,家住在宽窄巷子附近。早晨出门,爷爷和我一时出发。爷爷往左,慢吞吞的走到歪脖子梧桐树下不知名的小茶馆;我往右快步跨向公交站台。

  周末,我与爷爷一同到茶馆,爷爷喝茶。我坐在茶馆前的院子里端着小板凳,听说书的老头讲评书。

  茶馆的老板姓茅。我和爷爷一样也叫他老茅。

  老茅自称是一名诗人,每天在茶馆门口泡上一碗热乎乎的花茶,坐在木头太师椅里晒太阳,手上拿着一本不知名的诗集,不过我是从来没见过他翻。老茅写字很好看,什么字体都会一些,并且写的很有个性。对人总是笑眯眯的,并且笑的很自然。不多的岁月的皱痕微微上扬,眼睛弯弯的,其中有一种安宁。整个给人的感觉就是温和,不是像某些人故作的温和,而是从骨子里散发一种柔和的、平定的宁静。

  记得有一次,我问他,为什么总是对人笑着呢。他依旧是笑着回答道:人活着,多笑笑总比哭丧脸要好嘞。

  当时我还小,听不懂他的意思,瘪嘴跑到爷爷那里去了。

  于是春夏秋冬,秋冬春夏。我的童年在浓郁又清淡的茶香中过去了。

  一天如往常一般回到家中。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撒进屋子,平时这个时候坐在书房的爷爷此刻却坐在没有开灯的客厅里,看着黑屏的电视机,一言不发。

  那天爷爷一直沉默的坐了许久许久。我十分诧异,却也没有问什么。

  翌日,我从老茅那里知道。宽窄巷子要拆掉重建。

  老茅下血本定做了一批体袖,上面印着大大的禁拆标志,送给相熟的茶客。茶客也不忍让老茅一个人折腾,总在付钱的时候多给几块,以示支持。不过其实大家都清楚,迟早,茶馆是要拆掉的。只是拆掉的,何止那个歪脖子梧桐树下的小茶馆。

  我走在再熟悉不过的那条路上。路上的梧桐叶飘落的仿佛一阵蝴蝶,蓝色的天空衬得它们那么好看,那么好看。

  哗哗哗,哗哗哗。

  茶馆终是拆了。爷爷整天通过各种途径收集泡茶的诀窍。又一次大扫除,我偶然发现了那个在书房最上层抽屉里静静躺着的,质量很好的牛皮本子。翻开,扉页夹着一张普通的信纸。问道爷爷,爷爷也只是笑,什么都不说。我拿起来看。字体很有个性的行书。老茅的笔迹:

  “闲适的人生,是一种由苦转乐的人生,如同茶的滋味,入口是苦的,细细品味就能感受到它转甘的豁达。”

  茶是华夏遗留给后人的瑰宝,是大自然带来的奇迹。茶超然的,是茶水渲染的融合,是忆苦思甜的哲思,是温和淡泊的心态。是生活。品茶,即是去欣赏,去感知生活。这就是茶的文化。懂茶的人,一定也会懂得如何去生活,去幸福的生活,将幸福的生活创造出价值。

  老茅和爷爷,都是懂得茶的人,是懂得如何去生活的人。他们知道,自己想要的不过只是有一碗花茶在身边,自己的亲人在旁边的惬意午后。

  足矣。

  转眼间,那么多年已经过去了。我们家早就从宽窄巷子搬走了。前段时日,陪同一名来自外地的朋友去了宽窄巷子。她赞叹到,这里古色古香的韵味很有感觉。

  回到了那个地方,当年的小茶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地面一尘不染的超市。不过那颗歪脖子梧桐树还在那儿,树干仍然是向左边歪着,叶子仍然是茂密的。没有多少变化。

  只是当年那种残砖断瓦的味道,时而四川蜀话的喧杂,时刻遁入鼻腔的茶香,再也没有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free talk:

抽了一小时把这篇很久以前写的东西码出来了。

怎么说呢。嘛,其实这里应该不是适合放这种小作文的地方,但是纠结了很久还是放出来了,也算是一种纪念吧。

希望一切都好。

 

 

阿榆。2015.5.23

评论(6)
热度(1)
©Epoch | Powered by LOFTER

Without rhyme or reas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