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poch

【随笔】《风景尚好》 [记铁三角]

《风景尚好》



——记铁三角。





千万记得天涯有人在等待,路程再多遥远不要不回来。



还记得那天第一次打开网页,捧着个诺基亚,从早上起床,在学校的路上,上课的时候都握在手心里。
那种感觉真的无法用语言形容。是从内心油然而生的,不可名状的一种复杂情绪。
现在回想起来,或许那就是他们所说的热爱。
那么那么的,狂热的喜欢。
那一个个人物仿佛就在眼前,甚至走在路上都能浮现出铁三角的身影。无比清晰。
这是很神奇的一件事,我们从未相见,你却活在我生活中的每一个地方。
当时特别喜欢小哥,总想着他什么时候出场啊,胖邪两个人的时候也会想着他是不是又易容成哪个秃子,哪个教授了。
在看铁三角一起的情节的时候都特别兴奋。冥冥之间会有这样的错觉:只要这三个人在一起,没有什么事儿是干不了的。就算下一秒吴邪又招惹了什么古怪,胖子又捅了什么喽子,小哥又突然晕倒。
只要三个人在一起,没有什么事儿能难到他们。
只要还在一起。

第一次热泪盈眶是在吴邪给胖子塞肠子,一步一步死命用一个菜鸟的步伐,拖着两个人,想尽办法出去的时候。
看到这个情节的时候是在周末,我记得特别清楚,因为那天我第一次用平板在看,还一直放着歌,周杰伦的明明就。
一边哭一边用枕头抹眼泪,然后一直看那章看了五六遍。
哭的最厉害的一次是在三叔的后记里面。那三段最后铁三角分别的片段部分。
或许他们之间的复杂感情,说是搭档,又不像搭档,好似朋友,又不像是朋友。说实在的,我现在还不能完全理解,但是如果我要用一个词形容他们,我可以十分笃定的说,兄弟。
出生入死的兄弟。
这么一说还有点儿像我们班那几个打篮球的家伙。从来没有明说过你对我多么多么重要,但是只要一个眼神,一次击掌,一个拥抱,就能完全理解对方的意思。
兄弟。

还是那个小学生都知道的数学定理,三角形是所有图形中最稳固的。
铁三角。正如这个词,不管发生了什么,不管曾经经历过什么,不管未来将会面对些什么,只要在一起,就不存在任何困难。
就无所畏惧。
当然,以上一切的前提,都是建立在这是个三条边三个角的密封图形。
现在这个三角形,少了一条边,少了一个角,徒剩两条线段。
一条在巴乃,一条在长沙。
连不起来了。怎么连呢。
还怎么连呢?

我不知道三叔是带着何种心态敲下属于沙海的第一个字的。
吴邪成了吴小佛爷,成了吴老板,成了一个痴于复仇的疯子。
这并不是坏事,一个人要学会成长,首先要做的,就是逼自己走上一条绝路。
身前是丛林迷雾,身后是万丈悬崖。
怎么办?
走。也只有走。
享受了二十几年或许根本不属于自己的普通人的平凡生活,迷迷糊糊的活在别人的保护后,窝囊的躲了二十几年。现在没人再来保护你了。只有一个选择,前进。
哪怕前路再坎坷,再危机四伏,甚至令人生不如死。
只有前进。
在看盗笔时,如果我只是喜欢天真,喜欢吴邪的话。那么在沙海时,我则是彻彻底底的迷上了这个男人。
这个勇往直前,拥有无比的勇气与信念的男人。这个曾经似水涤净,如今却甘愿把自己在最冷最冷的窟窿里冻成最尖利的冰的人。
他经历了世间最操蛋的操蛋事,仍能用调侃的语气轻描淡写的说出令人心惊胆战的经历。
他不再懦弱,不再会犹豫。他需要的是一个布局者的冷静与决绝,所以他拿出了自己性格里的另一面,做自己最不愿意做却必须做的事儿。
他成长了,成长成一个记忆中沉淀了千年仇恨,生命中唯一的意义只剩下复仇的人。
他成长了,成长成了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样子,成长成了自己都无比厌恶的人。
没有人能永远干净。
他的手上沾满了自己和别人的鲜血。
令人庆幸的是,他在如此情景下,始终维持着心中最基本的良知。他不再天真无邪,但是还好,他心底最深处,还存在着那份天真无邪。
他仍然是那个最美好,最温暖的天真。
他的身边还有胖子。他的心里还有那个无法拆散的,永远的铁三角。
这就很好。
哪怕大家心里都不知道,再找回那条不见的边时,会是在什么时候,会是在何种情景之下。

张起灵。没有过去与未来。背负着一个家族沉重的宿命。用自己很长的寿命做一件又一件所谓有意义的事情。
在我们的世界,这样的人或许只能用悲哀形容。
但他遇见了两个人,当然,并不排除这巧合的遇见隐藏了多少必然的计划。
他的结局没有人知道,但是三叔却给了他一个最好的结局。
十年的等待与期盼。
他带上自己的无数秘密,带上这个阴谋关键的一点,进入了青铜门。
而这个强大如佛一样的人,将会在不久之后走出铜门,重新的,出现在世人的面前,重新出现在吴邪和胖子的面前,带着那张波澜不惊的脸,点点头。
三人交换一个眼神,一切尽不在言中。
胖子又会满嘴跑火车,吴邪又会时不时插上两句,小哥再嘴角带笑。
一如当年。
那便是我心中最好的景色了。

记得有首歌在歌词里这样写到——
千万记得天涯有人在等你
风再疾在狂我也不放弃
愿为你,直到有一刻能守着你的心
就算你不会懂也不会可惜
千万记得天涯有人在等待
路程再多遥远不要不回来
当我写到这里时,离二零一五年立秋还有十一个月零八天。
十年未到。

但愿那日,风景尚好。







阿榆。
二零一四年十月一日。

评论
热度(7)
©Epoch | Powered by LOFTER

Without rhyme or reason